0102_a2074

一觉醒来醒来,神志还有些晕眩,很少用脑过度。读这本古籍残书,竟然如此伤神费力,大出所料。

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那淡淡的檀香味,沁人心脾!周云凡对身下这把古檀雕花椅,特别喜欢。这时候手机在手拿包里面响起:“喂!好狠心呵,始乱终弃!发短信不回?聊微信,不理”

还真是让人头疼,电话是刘艺菲打来的,只好回应道:“除非给我惊喜。”周云凡对魔鬼身材萝莉脸的美女,又加深了一次印象。

没想到刘艺菲回了一句,记得看我给发出的写真照,别流鼻血啊。

挂断电话,她果然发来一叠火辣的泳装照片,里面另外还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,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哇噻!这小魔女不安好心,是想让我今晚失眠。先前一句玩笑话,说她是自己的,现在想想,玩笑真的开大了。

第二天,随同赵玲珑来到一处简陋的宅院。这是东江市南郊的农家院落,赵玲珑事先说过,病人是一位可敬的老人,她是一次义诊中认识的,希望周云凡出手帮一帮。

院落角落,一只大黑狗,认出赵玲珑,没有狂吠,房间里有三个年轻人,满脸热情地相迎,倒茶递水。患病的是一个六十多岁叫金铃的老妇。

周云凡并不排挤西医,从金铃的养子金铭手里,接过病例资料,脸色逐渐垮下来,心说:这是骨肿瘤,病灶竟然在胸椎,这病就辣手了。

赵玲珑在来时的路上透露过,金铃老人靠收破烂,收养和救济过三十多个小孩,这些人长大后,有少部分人还懂得感恩,时常回来看看。

金铃挂号在市中心医院赵玲珑名下,这一年多来治疗,早已经负债累累,有赵玲珑出面,把她列入重点的医保对象,医疗费用报销后,所欠部份,一直以来是赵玲珑在支付。

房间内的三个年轻人,眼力超好,他们发现周云凡有些畏难的表情,心里再次感觉失望。先前那个沏茶的人,就是金铃老人的养子金铭:“赵院长,什么时候又带实习生了?那么忙”

清纯美女校花夏天军训生活照

金铭的意思是,带来给阿婆看病的年轻人,好象是一个中医,他先见为主,认为中医根本不可能治好阿波的病。

赵玲珑淡然地说:“他是市中心医院的中医顾问周云凡医师,让他过来看看,或许能让阿婆的病好起来。”

周云凡用中医诊断术,望闻问切,一番把诊察后,心情越发沉重,感到十分棘手。房间内,金铃老人收养的两个女孩子,看到周云凡一脸苦色,她们的希望又变成了失望。

“程婷,阿婆的病怎么办?”

“罗芳,咱们再托人打听,看看能不能找到医术高明的医生。”

两个女孩子抱在一起抽咽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三个人都是在校大学生,以前都是金铃老人在接济他们,如今她病危,他们什么忙也帮不上。

罗芳面容姣好,个子有点矮,她揩拭一下眼泪后问道:“周医师,求想点办法救救阿婆,她是远近闻名的好人,乐善好施希望她好人要好报”

“这是骨肿瘤当今无人敢说能治愈,至于暂时阻止病情恶化,倒是还有办法。”

骨肿瘤有很大的概率,恶化成癌,想一想就会让人觉得后怕!

“一定能治好她的病,是不是?”另外那个叫程婷的高个子女孩抽抽咽咽,插嘴恳求。

周云凡微微摇头,发现自己的医术,竟然是如此不堪。

金铭不再有开始时的热情,冷冷地说:“没啥真本事,过来做什么?”他的声音很小,周云凡听到后,如同鱼刺卡喉,十分难受。

金铃老人的骨肿瘤发生在胸椎等部位,肿瘤病灶最近一个月发展速度相当快,活动受限出现中度截瘫迹象,眼下治愈必须分两步走,先治肿瘤病灶,再治截瘫。

金铃老人这时候醒过来,看到赵玲珑,眼睛里浊泪打转:“赵院长,谢谢来看我,这样麻烦,真的过意不去”

“阿婆,这位是周医师,擅长针灸,就带他过来试试。”

金铃老人眨巴几下眼睛,心里满是怀疑,赵玲珑给她找过几个中医师,医疗效果都不明显,眼前来了一个年轻人,她觉得更不靠谱。

肿瘤长在胸椎上,治疗起来,危险系数相当高,稍有不慎,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,好在金铃老人性情豁达,这一年多来被顽疾折磨,已经看淡生死

她沉吟一会儿说:“要不要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?”心说,反正要死了,给年轻人一个实验机会,也不错。

赵玲珑拿出一份手术同意书,金铃老人本人签字,然后是金铭,程婷,罗芳,三个人签字。

周云凡这次取主穴:损伤创面上的督脉穴,夹脊穴,膈俞。

配穴:分4组。先是关元、中极、天枢。随后是秩边、殷门、委中、昆仑。然后才是髀关、伏兔、足三里、冲阳,以及环跳、阳陵泉、绝骨、丘墟等穴位。

为了达到预期的针灸效果,只好从挂在脖子上的“玄通灵针”,三十六支灵针使出,再加上是御气施针,在长达两个小时的诊治后,金铃老人明显感到身躯好一些了,呼吸顺畅多了。

当周云凡把她身上的灵针取出来后,让她激动得老眼泪流满面:“.谢谢!”这世上真真看破生死的,没几个。

随后,周云凡以党参,黄芪,归尾,赤芍为主药,以白术,川断,寄生,王不留行,牡蛎,夏枯草,陈皮,木香,等药材为辅药的方子,吩咐金铭三个人,去照方抓药。

金玲老人在市中心医院挂号在赵玲珑名下,赵玲珑事先预付有医药费。

相隔差不多半年,如今能轻松撑起身,坐在床头,金铃老人低声说道:“周云凡,这手针灸术真是太神奇了!我都不知道拿什么感谢。”

还没等周云凡回话,赵玲珑插嘴说道:“阿婆,先前送我那本古书,我转赠给周医师了。”

“哦,希望对周医师有用。”金铃老人收破烂多年,那本古籍残本,她当时是以斤论价收购来的,后来单独拿出来估价,有人出到十万。

在一次义诊中,赵玲珑认识了金铃老人,老人感恩,无偿赠送给了赵玲珑。眼下,周云凡尽管还弄不明白那本古籍残本里面,不过金玲老人和赵玲珑的心意,他不得不领情。

心生感动,周云凡离开时,从手拿包里,掏出一小瓶“宁神还魂液”,从中取出10,吩咐她服下。

不到半个小时,金铃老人竟然能了下床,她激动得无以复加:“谢谢,周医师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