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28_a2072

我在审讯室里想了很久,很久,这贺芷灵,到底要干什么?

当晚又在喂蚊子。..cop> 次日,有人送饭进来了。

我三两口吃完了。

饿了没办法。

贺芷灵是要玩我呢?还是要打算整死我。

我的黑珍珠呢?珍珠姐呢,不来救我了吗。

就让贺芷灵对我这么为所欲为了。

我真想给黑珍珠打个电话,求她救救我。

贺芷灵这是故意报复我呢,不知道她是要整死我,还是给我点教训,出口气而已。

以我和贺芷灵的交情,她不会把我往死里整吧,可是我又算和她是什么交情?

原本她一开始就对我恨之入骨,本想把我带进监狱整死的,我若是帮她做事,我可能会被彩姐旧监狱长等人弄死,我若是跟着彩姐旧监狱长干坏事,我就被她整进去坐牢,反正一开始,她就是在利用我。

但是后面她发现她有些喜欢我,然后才慢慢的不舍得让我挂掉的,但是我们两个的恩恩怨怨真的是越说越乱,只说现在吧,她和我在一起了,我却出了轨了,还抛弃她甩她,而且看起来好像是去跟了黑珍珠一样,这下肯定是彻底惹恼她的了,那她一定会想办法把我整死去。

唯美长裙女神海滩漫步真惬意

因为她恨死我了,希望她还爱我,还喜欢我,对我还好,不会真的要把我往死里整。

这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,能把我一辈子给毁了啊。

可是贺芷灵真会这样子对我吗?

我觉得,她应该不会这么做。

她是个有情有义的人。

只是我现在表现出来的,让她看到的是对她无情无义的表现了,而且还有始乱终弃的意思,她对我这样子的贱男人,是最恨的了。

不过她没舍得整死文浩啊,难道舍得整死我?

不会吧。

想到文浩那个事,我还来气,多多少少都有一点不想亲自动手不舍得的。

换位思考一下,假如是程澄澄,让我亲自挥刀将她弄死,我估计我也下不了手。

好吧,不想这些,现在先想着,我该怎么出去?

可她一连三天,都没有再出现。

只是让警察给我送饭,送水,带去洗手间,仅此而已。

我身上的衣服发着阵阵汗臭酸臭味,已经快五天了,每天就这么吃了睡睡了吃的过,我真要精神崩溃了。

有这么整人的吗?

假如这世上能有把我活活玩死的人的话,第一个肯定是贺芷灵。

就算真的把我玩死,也不至于这么几天不露面,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在等待中濒临崩溃吧。

我的头发,用手往上梳,都梳不开了,结成一片了都。

难受啊。

这时候的我,一定是很丑的吧。

在我面容枯黄,头发蓬乱,不知今夕何夕的某天,贺芷灵来了。

我算了一下,一个星期了。

这货把我关在这里整整一个星期了。

她还是真舍得啊。

见到了她之后,她一个人,坐下来,看着我。

她开口道:“精神还不错,没死。”

我说道:“要我死不容易,不给吃的就行了。玩够了吧,我承认了,我绑架,故意伤害,可以告我了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为了一个女孩子?”

我说道:“是,我喜欢她,我爱她。”

我紧紧的盯着贺芷灵的眼睛。

我已经恼怒至极,对这个女人,失望透顶,她即便只是逗我玩,我也恨她,至于玩得那么过分吗。

关我个两三天,我还能接受,毕竟她心里对我也一直不爽,心里积压着对我太多的愤懑,但不至于关我整整一个星期吧。

这个星期,我吃的什么?

睡的什么?

我原以为她是喜欢我的,爱我的,但是现在,我一丁点都没有感受到她对我的一丝丝的爱意。

期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

我心已凉。

贺芷灵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好。”

说完她就走了。

又留我一个人在这审讯室了。

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!

这该死的贺芷灵。..cop> 我怒骂:“贺芷灵,我恨你!”

无济于事。

我恨她,我也不可能会这么对她,我也不可能会对她下任何手对付她。

这时候,一个警察过来,开了审讯室的门,说我可以离开了。

我奇怪了。

贺芷灵不打算弄死我了啊?

带出去了外面办公室之后,让我签个字,就可以离开了。

我都没看清楚是什么,是饿得头晕眼花的,签字吧。

这时候贺芷灵要我签什么我都是要签的,不然能怎样。

签字后,真让我离开了。

在外面的大门口,有人来接我,阿楠吴凯他们。

我的手下们。

我走了过去,看看他们。

我问道:“车上有什么吃的吗,喝的。”

他们说有有有。

有饼干,有酸奶。

这就行了。

我上车就狂啃起来。

车子徐徐离开这里,有人拦着了车子。

是铁虎。

妈的,铁虎!

我说道:“别管他,走!”

铁虎挥了挥手上的手机等物,那是我的手机。

我说停车。

阿楠停车。

我气不打一处,但我也没说什么,降下一点点玻璃,伸手出去拿我的手机。

铁虎看了看我,叹气了一下,说道:“怎么瘦成这样子了。”

我忍不住了,怒道:“能不瘦吗?天天吃个米饭加青菜,还一天只有两碗,铁虎你给我记住了!”

铁虎说道:“你听我说,这不是我让他们这么做,是贺芷灵。”

他看着我。

是贺芷灵,对,也只能是贺芷灵。

我问道:“她为什么这么对我!”

铁虎说道:“走吧,一起吃饭去。”

我不想去,不想见他,可是我又想知道贺芷灵为什么要他这么对我。

我说道:“行,可我先去洗个澡。”

我态度还挺凶。

铁虎说道:“就去对面那酒店,我在酒店餐厅包厢等你。”

对面一家酒店。

让铁虎上了车。

我问道:“闻到吗,我身上什么味?”

铁虎无奈的说道:“老铁啊,这我真救不了你啊,她说要你吃点苦头,她这么说,我能怎么办?”

我说道:“你不会偷偷给我送点吃的啊!送什么鸡腿鸭腿啊不行吗!”

铁虎说道:“那几个人是她的人,我能送吗?她是我老板,我不敢违背她命令。”

这倒也是。

车子过去十字路口,一个拐弯,到了酒店门口。

我对阿楠说道:“去随便给我弄一套衣服来。”

这套衣服我要扔了。

阿楠说好。

开了个钟点房,上去洗澡,换衣服。

感觉一下子活了回来。

在餐厅的包厢,我和铁虎坐在了一起,面对一桌的美食,我不管那么多了,狼吞虎咽了起来。

铁虎喝着茶。

我说道:“有没有啤酒。”

铁虎让上了啤酒。

我开了啤酒,拿着罐子就喝了起来,吃饱喝足又抽了一支烟,感觉活回来后,又成了仙。

我说道:“贺芷灵那瘪犊子,到底想要我怎样?”

铁虎说道:“她说你甩了她,抛弃她了,她恨你。就这样。”

我说:“就这样?哪样?”

铁虎说道:“她对你很生气,要治一治你。我们只能配合,不过你放心好了,反正关几天,也不是没饭吃没水喝,死不了。”

我说道:“那你知道我这几天一天一天的怎么过的吗?真的是度日如年,她要弄死我啊。我都想着要自杀了。”

铁虎说道:“有人看着监控呢,你要假装自杀,不早就出来了。”

我说道:“那你不跟我说!”

铁虎说道:“我能说嘛?看你的人都是她的人。”

我问:“行,那现在你来找我,是她派来的了?”

铁虎说道:“我自己来的,我跟你道歉,对不起。大白天的,我还有事,配枪呢,不能喝酒,以茶代酒。敬你一杯。”

我说道:“不用了,看起来你也不会对付我。”

铁虎说道:“我要是不道歉,你都没法原谅我了。”

我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,我还以为她要整垮我呢。”

铁虎问我道:“说真的,你真的甩了她啊。”

我没有说话。

我又点了一支烟。

甩她这种事呢,是真的有,当时即使是知道黑珍珠和我有了那种关系了,但是她并没有想着和我分手,而是要继续走下去。

可是是我自己讨厌她那种冷冰冰的德性,对我爱理不理的那种样子,所以才和她分的。

这就成了我甩了她了。

铁虎说道:“你真有种。甩我们的霸王花。”

我问:“霸王花?谁给取的外号。”

铁虎说道:“什么外号都有,很霸气。你知道她贺芷灵是什么人吧?”

我说道:“你们的上司啊。”

铁虎说道:“谁敢甩她,我看这世上也只有你了,这种事你也能干得出来。”

我说道:“那我不甩我能怎样,每天看她脸色谈恋爱,她想找我就找,不找就不找,而且是十天半月的,甚至大半个月,我怎么忍受啊,两人在一起,话都没聊几句,有意思吗?她要是真的喜欢我,怎么会这么对我呢。”

铁虎说道:“她是这样子的性格,你要习惯。”

我说道:“我以前也这么说服我自己,后来我忍受不了,我才分的。这叫甩吗?我不喜欢,我就分手,什么甩不甩的,所以她就记恨我,然后要关我让我难受几天,报复我是吧。”

铁虎说道:“她吃醋啊老铁啊。”

我说道:“老铁啊,我叫你老铁还差不多。吃谁醋啊?”

我也知道,老铁是铁哥们的意思。

铁虎说道:“林小慧。”

我一皱眉,说道:“吃啥醋呢,还是林小慧的醋?”

是啊,这吃的什么醋啊,林小慧的醋?那意思,是说我为林小慧出头,她吃醋,加上之前的新仇旧恨,要这么关我几天让我难受,算是报复我了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