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02_a2072

♂? ,,

警卫在外面,东叔让他在外面。

我搞不懂这顿饭的意义何在了?

到底吃这顿饭是为什么了?

我实在搞不懂了。

我是如坐针毡,面对这满桌美食,也没有了想吃的欲望。

吃饭的过程中,他们两人不说话,好吧,们不说,我也不说,我就吃吃吃,很快的就吃饱了。

吃饱了之后,东叔喝酒。

黑珍珠对我说道:“喝酒啊!”

我拿着杯子敬酒东叔,也不知道说什么敬酒词的好,就说:“东叔,我可以敬一杯酒吗。”

东叔点头一下,威严气势,然后喝了。

我也喝了。

湖水绿薄纱长裙美女美轮美奂高清草原写真

酒还是比较烈的,虽然很香醇。

东叔对黑珍珠说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带来这里吃饭吗。”

原来吃饭不是请我吃饭啊,那黑珍珠叫我来干嘛呢?

既然不是东叔请我吃饭,黑珍珠这厮,居然把我直接给拉来了一起和东叔吃饭,这真他娘的让我感到尴尬。

黑珍珠说道:“爷爷,我说了有话就直接说吧。”

东叔指着窗外的下面的一片地,好多高楼中的一大片地,说道:“那里是什么地方。”

黑珍珠和我看着东叔指着的那个地方。

那里是什么地方?

怎么看起来还是有些眼熟的啊。

到底是什么地方啊。

厂房?对,那些看起来低矮的建筑,就是厂房。

我想了想,对,是贺芷灵的厂房,啤酒厂!

黑珍珠说道:“厂房。”

东叔问道:“是谁的厂房?”

黑珍珠回答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东叔说道:“说老实话。”

这个是怎么了?

是不是黑珍珠去抢了贺芷灵的地皮,被贺芷灵给反戈一击,然后搞什么大动作了,连东叔都知道了这回事?

黑珍珠说道:“我的。”

东叔问道:“的?以前是谁的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以前是谁的又怎么样,我已经买下来了。”

东叔说道:“我听说是用威胁的手段买下来的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我就知道会问这个我,所以我带他来了,让他告诉,他和那女的很好的朋友,那女的自己也同意的。”

东叔看看我,然后看看黑珍珠。

黑珍珠对我说道:“和爷爷说一下那块地的事。”

靠,原来找我来是让我来解释这些东西的啊。

好吧,那我就解释吧。

我准备说话的时候,东叔示意我不要说话,然后看向黑珍珠:“之前有没有和人家说过,如果这块地不卖,就抢过来的话。”

黑珍珠不爽的表情,说道:“说了又怎么样。”

东叔说道:“这是要抢劫啊!”

东叔有些生气。

黑珍珠说道:“是贺芷灵找人来和说这个事的吗?所以才来骂我了。”

东叔说道:“我不管对方是谁,这么做就是不对的!”

我大抵明白了一些,贺芷灵有的是背景,这背景人物,可能通过传话,跟东叔说了她宝贝孙女的所作所为之事,然后东叔认为黑珍珠这种强盗行为的方式是非常的不对的,所以找黑珍珠来这里吃饭,就是要和黑珍珠解决这事来的。

黑珍珠说道:“认识贺芷灵吗。”

东叔说道:“我不认识。可是人家也不是好惹的。”

黑珍珠问道:“公安系统的人找了?她不就是有公安的背景。”

东叔说道:“不用问这个那么清楚,我只要问这件事做的对不对。”

黑珍珠特别不高兴的表情,然后撅嘴,说道:“不是从小教我胜者为王败者为寇?这只要成功就行了,管什么对不对啊。还教我丛林法则,物竞天择、优胜劣汰、弱肉强食的道理。”

东叔说道:“我教过,我还跟说正义之师和不义之师的区别。古时讲究师出有名,义师可得民心得到更多的支持,这是从道义,舆论和心理上的战法。做的对不对?”

黑珍珠说道:“我给了她钱了。市场价的三倍!”

东叔说道:“她不卖就要抢夺,这是强买强卖!就是不对的。”

黑珍珠委屈的样子,说道:“我不对,我不对行了,骂我吧!”

东叔说道:“错了就要认!”

黑珍珠说道:“那我要去和她认错吗?”

想不到贺芷灵和黑珍珠的这战争还升华到了这么高的一个高度来,贺芷灵竟然巧妙的动用自己的外交关系,让人来找东叔,然后用东叔来压着黑珍珠。

黑珍珠这下可要怎么办。

东叔说道:“认错!还地!”

黑珍珠一听,马上拒绝说道:“不!”

东叔瞪着眼,那威严的样子让人感觉到可怕。

黑珍珠也败下阵来,说道:“爷爷,我已经买来了,她也愿意卖了,不信问张河。”

黑珍珠示意我帮她说话。

我马上说道:“对啊,东叔,是这样子的。我和这个啤酒厂的老板贺芷灵是非常好的朋友,就跟黑珍珠一样的好。当时的话,确实黑珍珠和她说如果不给就抢过来,但是黑珍珠也厚道,后来给了她三倍市价的价格,贺芷灵就同意了,三倍啊,这个可是大数目。贺芷灵同意了之后,黑珍珠才要的。”

东叔看着我。

我看了看黑珍珠,不知道自己这样子算不算说的很好了。

东叔说道:“厚道。刚才说了一个词,厚道。”

我说道:“是啊是啊。”

东叔问黑珍珠:“厚道吗。”

黑珍珠不说话。

黑珍珠虽然嚣张跋扈,但的确是怕东叔的,把她养大,教大,也只有她能镇住黑珍珠了。

东叔说道:“不厚道。不厚道就没人帮。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无道不助。可以做想做的事情,可以选择想谈的对象,我不会管,可不能做无道之事!如果是那些犯罪分子,怎么对他们我都不会管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我认错,还地。”

黑珍珠最终败下阵来了。

东叔说道:“我今天的教育,也是为了好。年纪小,不学好的不行。”

黑珍珠嗯了一声。

东叔说道:“把地还给人家。有空多来看看我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他们之间恢复了平日的那正常关系的状态。

东叔对我说道:“对她照顾她多一点,她虽然强,但还是个孩子,还是个女的孩子。”

我急忙点头,然后看到东叔站起来要走,我赶紧站起来要送他。

东叔对我说道:“不用送我,坐好了。”

我已经半站起来了,我坐了回去了。

东叔身体硬朗健康,的确根本不用送,不用扶,他走了出去了。

关上了门。

我不是因为担心他身体不好而送他,而是我想着说是要礼貌一点的。

不过既然他不让我送,我肯定不送啊。

我坐下来后,用纸巾擦了擦汗,然后看了看正在看着窗外若有所思的黑珍珠。

不可一世的黑珍珠,今天可见到了她郁闷一次了。

我端起白酒杯,喝了一小口,黑珍珠伸手过来,拿了我的杯子,然后自己倒酒,喝了起来。

第一口她不小心喝太多,直接呛到了,咳嗽了起来。

我说道:“爽不爽。”

她瞪了我一眼。

我说道:“想不到也有害怕的人,东叔其实也是为了好,不想走错路。”

她白了我一眼,说道:“要教我?”

我说道:“其实我觉得他说的挺对的。”

黑珍珠没好气的说道:“哪里对?”

我说道:“哪里都对。”

黑珍珠冷笑一声,说道:“哪里都对?”

我说道:“东叔说的,不能直接占了人家的地啊,是给钱,但是是强买强卖啊。”

黑珍珠都懒得理我的话,说道:“贺芷灵还挺有点本事。”

我说道:“我觉得也的确有点本事。她肯定找了一些牛人,能和爷爷一个级别,或者比爷爷高级别的牛人。然后那些牛人找了爷爷谈话了,爷爷知道了这件事,第一觉得这么做过分了,所以才找谈话,第二他肯定也觉得得罪那些人还是不好的,可能大家还是一个圈子的,低头不见抬头见,所以才说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样的话出来。”

黑珍珠不知道在想什么,透过玻璃看着窗外下面的那块地,她到底有没有听进去我说的话。

我说道:“话说,以后叫我出来喝酒,多多少少的也要提醒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吧,让我准备一下,就像刚才一样,也要让我也知道怎么回答爷爷的话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少废话,让我静一下。”

我夹着菜,吃着东西。

黑珍珠想了想,说道:“这件事情给我搞定了。”

我问道:“我给搞定了?什么意思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帮我搞定。”

我说道:“搞定爷爷?我搞不定,我也不可能搞定。”

黑珍珠说道:“必须给我搞定。贺芷灵。”

我问道:“贺芷灵?让我去搞定贺芷灵?”

黑珍珠说道:“是。搞定她。”

我问道:“怎么搞定她?”

我心想,这家伙该不是阳奉阴违,跟东叔说好的还地给人家贺芷灵,又不愿意还吧。

黑珍珠说道:“难道真要我把地皮还给她?她已经拿了我的钱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