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69_a2047

*** “你在干什么?”见云轻言将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,从未被人这样对待的帝九阙好奇地询问。

他有洁癖、又不喜人接近,就连麾下心腹尧矢和风燎二人,也不会离他太近。

更没有人有这个胆子,敢用手摸他额头。

“看你是不是发热了。”放下手,云轻言漫不经心地答道。

发热?那不是普通人类才会患上的病症么?

家伙这是关心他的身体了?

尽管知道自己永远不会患上这些病症,但帝九阙还是忍不住愉悦地勾唇,“放心吧。

本尊不会发热,不论是极热炎域还是至寒之地,都不会影响到本尊。”

云轻言眼色怪异地看了他一眼。

谁跟他讨论这个问题了。

她不过是想看看他脑子有没有问题而已

“额帝九阙,你还是先换上衣服吧。”

放飞白衣女孩的心愿

云轻言扫了一眼他身上凄凄惨惨被她不心撕烂的单衣,劝慰道。

只见,容颜清贵的少年展开手,心情愉悦道,“你帮本尊换上。”

他平时并不需要伺候,但是今日不知为何,就非常想让家伙帮他换上衣服。

他昨天可是看到了,她给那神剑谷血脉换伤药缠绷带时的细心温柔。

他虽然不需要换伤药缠绷带,但是,换件衣服总可以吧?

帝三岁心中其实早就隐隐产生了一种妒忌攀比心理。

那神剑谷血脉在家伙这里得到的待遇,他也必须有!

反正,他不能比对方差!

云轻言上下打量了帝九阙一眼,见他一脸认真没带半死开玩笑的模样,实在忍不住了,哼道,

“帝九阙你多大了?还要别人帮你穿衣服?”

她只是收留他,可不是真的要给他当保姆的!

他这是心理年龄真的跟身理年龄一起退化了?

“等你什么时候身体真的退化到三岁,再叫我帮你穿衣服吧。”云轻言冷哼一声,看了眼帝九阙,“至于今天要么自己穿,要么裸奔吧!”

完,头也不回地推门离开,只留下孤单的帝三岁一个人黑沉着脸呆在原地,无形的劲风在他四周突兀地升起,空气像是结冰般停滞。

明明她可以帮那讨厌的神剑谷血脉细心地换药,却不愿意为他穿一件衣物?

难道,他在她心中,还不如那神剑谷血脉重要?

爱钻牛角尖乱吃飞醋的帝三岁今天早上仍在吃醋中

在他生气的这段时间,云轻言早已走出了院门。

帝九阙见那身影逐渐变面色冷沉地咬了咬牙,换上衣物跟了上去!

总之,不能让家伙跟那神剑谷血脉独处!

可是也许是因为发现自己在云轻言心中的地位不如广寒,这件事眼中戳伤了帝三岁那可怜又骄傲的自尊心,帝九阙虽然跟在云轻言身后,但却一直冷酷地绷着张俊脸、也不开话,显得十分冰冷骇人。

不过,云轻言可没心情去照顾他的情绪。

她也没理会帝九阙一直飘荡着跟在自己身后,准备好了需要的草药,一大清早便急匆匆地往厨房走去。

,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