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58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付紫凝失踪,这件事并没有被隐瞒多久。

   借由付修彦的口,以最快的速度传到荣景安和付琦姗耳中。

   两人懵了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   “怎么会这样?对,裴逸白肯定是出尔反尔了,他昨天还威胁我。”付琦姗在电话里骂骂咧咧。

   不单是她这么怀疑,连付修彦也是如此。

   所以这一次,罕见的没有反驳自己的妹妹。

   “哥,现在怎么办?”付琦姗慌乱地问。

   总归是自己的母亲,她也是紧张的。

   至于昨天……实在是太生气了,才没搭理她。

   想到这里,付琦姗的眼眶红了。

   “我先去探探裴逸白的口风,光是怀疑没有用,找不到任何是裴逸白做的证据。”他叹了口气。

   清纯美女一袭白裙海边浪漫写真气质清新

   昨晚那一行人肯定是深夜来的,而且还是从阳台入手。

   他也没掉以轻心,将外面有可能对着付紫凝房间的摄像头都看了一遍。

   结果……没有任何意外,根本没有留下任何证据,监控都被破坏了。

   “他肯定不会承认的,难道我们就坐以待毙了吗?他要把妈弄到哪里去?”付琦姗忍不住想,是不是母亲被杀了?

   她的一颗心剧烈的跳动起来,不安而又恐惧。

   想起自己后来去威胁宋唯一还被裴逸白听到,她突然觉得脊背发凉。

   “我回去再说。”

   付修彦回到A市,连休息都不曾,直接将车开到沃斯。

   恰好是午餐时间,公司的人潮密集。

   他坐在外面的车上等,过了一会儿,才看到裴逸白的身影。

   他独自一人。

   付修彦眼眸微暗,推开车门,朝着裴逸白迎面走来。

   “裴逸白,我们谈谈。”付修彦拦住裴逸白的去路,同样出色的两个男人彼此对视,顿时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   “有何贵干?”裴逸白挑眉,表情冷淡,声音毫无起伏。

   “明白的不是吗?”

   裴逸白凉凉的目光扫了一眼,迈步从付修彦的侧边走过。

   “抱歉,我不明白。”

   没想到他是这样的反应,付修彦微怔,继而快步转身跟上。“裴逸白,不要装了,我妈的事情,是的手笔吧?”

   心里装了事,付修彦干脆直接地将自己的疑惑脱口而出。

   身高修长的裴逸白脚步未停,直接走到公司旁边的一间餐厅。

   付修彦骂了一句“****”,直接一屁股坐到了裴逸白的对面。

   “把她弄到哪里去了?”付修彦咬牙,冷声质问。

   裴逸白认真地看着菜单,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。

   但付修彦很确定,他这是假装。

   “就算之前,我妈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,她也知错了。何必赶尽杀绝?”

   见他一直不搭理,付修彦感觉自己如同跳梁小丑,一直在唱独角戏。

   微微发红的脸,显示出付修彦此刻的暴躁和烦闷。

   裴逸白将餐点点完,才略微抬头,平视的目光对上付修彦的。

   “很吵,请不要妨碍别人的用餐。”

   “裴逸白,别装!”付修彦气息不稳,差点拍桌而起。

   “以为将这件事情做得天衣无缝,我们就找不到证据了?最后撕破脸,对对我都不好。”付修彦咬着牙道。

   “既然如此,欢迎去找,等找到直接证据是我做的,再跟我说吧。”

   “啪”的一下,裴逸白将菜单交给服务员,目光冷冷看着对面的男人。

   付修彦的一口气被堵在喉咙间。

   刚才裴逸白的那一句话,在他听来是放肆,更是挑衅。

   他笃定他找不到到证据么?

   “裴逸白,别以为可以在A市只手遮天。”付修彦说这句话的时候,脸又冷又沉,看似冷静,心里早就紊乱。

   他没权没势,跟裴逸白这样的首富之子相比,吃亏的地方一目了然。

   单凭自己的力量,要找到付紫凝,几乎是痴人说梦。

   餐点送上来,裴逸白优雅地开吃,对于付修彦,几乎没有搭理。

   付修彦的平静,被裴逸白的一晾再晾而消磨干净。

   他自然知道,裴逸白这是打算彻底无视自己了。

   “裴逸白,希望将来的某一天,不要后悔!”付修彦冷着脸扔下一句话,起身离开。

   一顿饭,裴逸白吃得寡然无味。

   后端起杯子喝了半杯水,他拿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。

  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,宋唯一刚巧听到。

   她从地上爬起来,走过去一看,老公两个字出现在视线中。

   嘴角爬上一抹笑容,宋唯一拿起手机,甜甜笑着接通。

   “老公,这个时候怎么给我打电话了?”宋唯一单手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免得又散掉。

   “想了。”裴逸白平静的声音,带着一丝别样的意味。

   宋唯一拿着手机又坐回地上,旁边的怀孕比她久的孕妇,大都在甩胳膊准备热身工作。

   “真的啊?想到什么程度?有没有茶饭不思?”宋唯一的脸爬上一抹红,语气却甜滋滋的。

   对于裴逸白昨日的折腾,怒气顿消了,仅仅是因为想这两个字。

   “差点。”

   裴逸白的目光落在没怎么动过的午餐上,确实没什么胃口。

   “现在在哪里?怎么那么吵?”裴逸白蹙眉,不时听到一些喧闹的声音,从她那边发出。

   “哦,我正要告诉呢,妈给我报了一个孕妈班,从今天开始,一周来上五次课。”

   “孕妈班?”为什么他完全不知道?

   裴逸白皱眉,一颗心七上八下。

   “对啊,就是听听课,上上瑜伽什么的。”宋唯一第一次来上课,具体也不知,不过觉得氛围不错。

   “才怀孕多久?”裴逸白忍不住提高声音,从座位上起身,一边跟宋唯一说话,一边走到柜台结账。

   “三个月就可以了,不过我的虽然不到三个月,却也很快了。而且来之前,我的体质完全没有问题。”

   所以宝宝才能如此坚强,陪着她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,依旧顽强地坚守阵地。

   宋唯一咧嘴笑着,这边的裴逸白却阴沉着一张脸。

   “光凭的一句话体质完全没有问题?妈也是,这么大的事情,连跟我商量都没有。”